糖果味玻璃渣――赶企划中

来吃点甜的东西如何?
日常开着小号浪,此号很少上线
杂食,沉迷文野和fgo
目前欠债:1(50fo点梗+1(婚车+4(车

被B萌刷爆头条了解一下

顺路去了B萌的日本区,然后…………

emmmm,这种选角是什么鬼?!!Σ(゚д゚;)

虽然今年各种fate系列作品频出,但你用得着这样对待fgo吗?!

全部六个人里面只有四个能看?!!

职员A,职员B…………

emmmm,官方为了找人出来也是很拼了

【杰佣】他的玫瑰花蕾

*《超火爆真人秀??!》番外,当普通文看也行
*BE结局,是刀子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现在,他的玫瑰花蕾枯萎了]


盲目的预言家收到了一封镶着黑边的信,一封邀请函,通往一场葬礼。

她出席了这场葬礼,由死者生前友人主持的,庄园的葬礼。

那位友人名为玛尔塔·贝坦菲尔,那位死者名为,

奈布·萨贝达。



举行葬礼的那天下着雨,淅沥的雨滴敲在撑开的黑伞上,打在绽放的玫瑰娇嫩的花瓣上,落在那张远称不上青年的稚嫩的脸上。沉重的黑云掩去了太阳的光华,身着黑衣的人们无声地悼念着。纯白的花从漆黑的枝头坠落,在墓碑前碎成一地洁白,而后被雨水频繁的冲刷直至碾进黑红的泥土,再也不分彼此。

手捧花束的女孩无措地站在棺木前,神色迷茫地哭泣着,称得上‘杀人凶手’的身份让她的出现显得如此突兀,但没有人怪她,就连玛尔塔也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用手怕轻柔拭去孩子眼中那些包含着她还无法理解的情感的泪水。没有人会怪她,因为那是亡者的愿望,那是名为奈布·萨贝达的亡者的愿望。




――我想快些离世,并且,永远不再回来。*



尚且留在庄园里的人们都出席了这场葬礼,除了一人,虽然他们邀请了他,那日的身影太过疯狂,失去理智的男人不顾一切地挥动指刃,让本以为他们不过是泛泛之交的人们大吃一惊,耗费了许久才拦下那向着女孩颈间挥去的刀刃。

于是,直至祷告结束,棺木下葬,那人还是未至。

宾客四散,在冰冷的夜雨中离开,唯有海伦娜静静地站在墓园满是锈迹的门外,她无光的瞳孔茫茫地落在虚空中的一点,像在看着什么无以名状的东西,传说,神明,或是,




命运。



雨,渐停,厚重的云层仍压在苍穹之上,没有一丝光芒从中漏出。白雾,不知何时笼罩了这片叹息之地,没有歌声响起,浓稠的近似液体的雾中寂静无声,唯有苦涩到令人落泪的可可味,还有,一束玫瑰花的,‘悼念’。

预言家无神的眼落下来,准确地找到了自雾中出现的人。

那迟来的人自雾中显现,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礼帽,漆黑细碎的发丝下,绯红的瞳宛若深潭般幽深,那样寂寥,面具后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如此令人惊心动魄的悲伤。

他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玫瑰花蕾,他的爱情,他的生命,他的,一半灵魂。

悲伤如潮水,一点一点地将他淹没,溺亡。他的一半灵魂随着那人在冰冷的墓碑下沉眠,他抱着仅剩的一半灵魂在早已封闭的墓穴外撕心裂肺地哭泣,一个人铭记灵魂被生生撕裂地疼痛。




海伦娜无声地叹息。



那男人曾不顾一切地挽留,不要命地尝试一切能够抓住那人的方法,但他一败涂地。

因那少年的痛苦,如此安静,却又如此彻底,如此坚决。

他清楚地记得他所看见的一切,那些不断呻吟的人们,那些彻夜哭泣痛苦死去的孩子们。谁亲身体验了世界的痛苦,他就不可能在人所意愿的意义上是幸福的。在满足和愉快的时候,他不能无拘无束地享受快乐,因为那里有他共同体验的痛苦。那痛苦如阴影般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并越来越大,直至吞噬生命。*

而那人,杰克,对此无能为力,他无法抹去那阴霾般的痛苦,他甚至无法放开他的手,只能无措地看着他的玫瑰花蕾早早地枯萎,娇嫩的花瓣干枯失水,最后碾落成灰。



“那是抓不住的人。”

轻柔地叹息,身着东洋服饰的女人无声地前来。她漆黑的眸中清醒忧伤,悲哀地看着墓碑前的男人,又想是在透过他看谁,看一个身着嫁衣一脸癫狂却又难掩悲伤的女人。命运是如此地偏爱悲剧,皆大欢喜的结局早已腻烦,唯有悲剧足以铭记。

或许从战场上回来的人都是那样吧,满身伤痕,却又自由地,像是苍穹之上的鹰,风聚集在他们的身边,他们看见的是死亡之下的生命,幸存后的悲伤,痛苦如阴霾,如影随形,附在那些伤痕上,难以愈合。

早该进坟墓的亡灵是抓不住鹰的。怪物也是抓不住的,或许人类可以,但来不及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亡灵关上门,那时钟便停摆,他关上窗,阳光便照不进来,蛛网于此缠绕,灰尘于此堆积,老鼠啃噬早已腐烂的蛋糕。他不听,不看,抱着衰竭的心看着桌上被蛛网层层遮盖,掩去光芒的盒中,那朵枯萎的玫瑰花蕾。*

预言家轻叹,合上眼,命运的帷幕于此处落下。

阳光破开层层的阴云。

只留下一缕阳光,一座墓碑,和一束枯萎的玫瑰花蕾。


[现在,他的玫瑰花蕾凋零了]





*来源弗里达·卡罗的传记电影《弗里达》,但和原台词内涵意思不同,请不要带着对本文此句的理解,去看原电影

*摘自某作者的文章,但我实在找不到原处了,非原创,注意下

*描写原型来源查尔斯·狄更斯《远大前程》

END
――――――――――
报社产物,非常ooc
明明是杰佣双人,结果疯狂吹奈布?!我要想想正文的奈布主场要怎么吹了_(:3」∠)_

‘他们无法对他人的痛苦视而不见,总是无意间背负起他人的生死,将本不属于自己的生命背负起,像是背着无形的十字架,但生命的本能便是踏着其他生命的骨骸存活,所以他们注定永远沉沦于痛苦的海。’

BE至极的设定,鬼知道正文要怎么HE呦……(/TДT)/

附带解释一下
玫瑰花蕾指的是爱情,和杰克人类的一部分,我将‘拯救的希望’交给人类,但不到最后谁知道会怎么样呢(究极人类吹,已经没救)( ´_ゝ`)

以及,女孩,原创人物,戏份不多,但挺重要的(可以说决定了最后的结局走向)

今天打了一下午,被水友,黄衣,新地图折腾到怀疑到底是自己菜还是队友坑,天杀的,输了一下午了啊!!!

然后,就在我气到快要放弃,准备退游的
时候,被,这只白纹杰克,治愈了!

啊啊啊啊杰佣超级棒,我还可以再吹50年!!!

我,原地爆炸,螺旋式飞升中

我个懒癌晚期为什么要手贱更新?!!

新版本怎么样,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眼睛疼 : )

反正我是去找旧版了

再顺手更新我就是个螺旋飞机杯 : )

终于做完了啊啊啊,从上一周开始肝,昨天终于结束了,可以准备更文了(抱歉弧了两周,推演没做完总感觉自己时刻要ooc╤_╤)

#占tag抱歉
大概问下,我最近想把把《【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这篇文重修一下,因为现在的写法有点像在写大纲,有很多地方其实都没有更深入刻画。
稍微问下有小天使想要看吗?如果有热度过50我就重修,之后的文风大概会是比较正经的那种,标题也会改一下(虽然我很喜欢玩题不对文)
如果没过50的话,我就继续现在的写法接着更,可能几年后会拿出来重修,也可能不会

【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3〗

*没有得到救赎的,截然不同的两人
*画风有毒!!不是小甜饼〖注意〗!!!!
*全员向,主cp杰佣,副cp见tag
*本章杰克主场,奈布未出现!!!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13

他曾长久的沉沦在梦中,名为“开膛手”的梦,未知来历,没有过去,笼罩在伦敦的雾,悄无声息扼住脆弱的咽喉。

浓稠的灰,从最暗的地方蔓延,顺着气管来到这座城市的心脏,蜘蛛用它们作丝,密密麻麻的网盘踞于此,直到噩梦来袭,谁也没有发现那些光辉与荣光下的危险。

而后直至1965年那场最后的葬礼,随着剧毒的浓雾一起逝去的还有一个帝国最后的辉煌,那用血塑造的荣冠为举世的黑暗陪葬。

雾霾散去,普鲁托永远失去他的库内埃。

但他仍是永生者,毒雾伴随他在世间游荡七十七年后,他依旧在人类史的暗处徘徊,作为一个隐匿者,无人可知者,历史的空洞,不知来处,未知归处的,怪物。




14

人类在梦中长眠,怪物在人间肆虐,直到钟声响起,从梦中惊醒,流浪犬瑟缩的身影渐渐凝实,杰克才从那只猫居高临下不屑地蓝瞳中,看到自己,肮脏的,占满血迹的,可悲的,被遗弃的,

从死去的妓女子宫里爬出来的,怪物。

这双在日后会沾满无数血迹的手,最先剖开的,是自己母亲的子宫,从死去的尸体中爬出,温热的血液渐渐干涸,一点一点失去温度,而后,被一双粗糙的手带走。

贫穷的医生捡走了这个从死去母亲的腹中爬出的孩子。

但他想要的却是,一件怪物的标本。




15

他并不是完全的人类,也不是完全的怪物,疯狂的医生想要一件怪物的标本来证实自己的研究,但幼年的他却长的与一般的人类并无二样,除了那双冰冷的金瞳,蛇类阴冷的竖瞳。

疯狂的人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饥饿,寒冷,疼痛与黑暗,如影随形,像是流浪犬一样东奔西跑,瑟缩在发霉的墙角,瘦骨嶙峋的手臂无力地环住双膝。

就算如此,他还是长大了,在一日复一日死亡边缘的徘徊中,在生与死的天平中,直到陷入癫狂的人诱哄着向他伸出了手。

冰冷的刀锋划过,鲜血喷溅。

那一天,鲜红充斥了他的一切。




16

灰蒙蒙的天,灰白色的墙,今后将会陪伴他度过漫长生涯的浓雾中,他被送往了孤儿院,凶狠的犬类(下等人)露出了獠牙,咆哮着恐吓一切靠近的生命,然而那不过是掩饰弱小的伪装,猫(上等人)仍高高在上的嗤笑着,戏谑地看着他。

于是他学会伪装,装作猫类(上等人)的优雅,耐心地狩猎,然而当刀落下时,犬类(下等人)的獠牙又会露出,粗鲁地撕开猎物的腹部,留下凄惨的尸体。

他是如此的厌恶犬类(下等人),因他们的粗鲁,因他们的粗俗,因他们是他。




17

然而现在一切伪装都打破了,因那野猫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不屑地撇嘴,仿佛那只是一缕灰尘。




于是猫依旧是猫(上等人?),流浪犬,也终归只是犬(下等人?)罢了。







TBC
――――――――――
写到脑壳炸裂系列,好了这两个人没救了,等着BE吧(等等?!!)
‘13’里面加了非常多的梗,解释一下,1952年伦敦毒雾事件,1965年的葬礼是指丘吉尔的葬礼,同年伦敦毒雾事件彻底杜绝。
普鲁托是古罗马概念中的冥王(等同于哈迪斯),库内埃是他的头盔,有隐身能力
七十七年是从1988年(开膛手杰克第一次凶杀)到了1965年伦敦毒雾事件杜绝
‘无人可知者’,开膛手杰克事件直至最后也没有找出凶手
ps:“14”第一段,杰克是混血,人类和知名不具的生物的混血,人类和流浪犬指的是童年的事,怪物是成年后的开膛手,人类的部分沉眠不醒,流浪犬的形象虚化是指他对过去的事刻意视而不见
从死去妓女腹中爬出这个,是真·剖开腹部爬出来。
在杰克的概念中,猫是上等人,狗是下等人,但‘17’里面的‘?’不是笔误,如果能猜到代指的到底是什么的话,会加更(感觉没人会猜。。。。)
感谢你看到这里

#tag私心##占tag抱歉#
今天遇到的杰克热衷于送我上天,有一局死活追着我跑
还有一局估计是吃杰园,抱着园丁小姐姐看我解最后一台密码机(确认过眼神,是吃杰园的人.jpg)(没截到,当时光顾着别炸机,虽然后面还是炸了几次)
然后因为我解的密码机就在大门边,他就抱着小姐姐站在门口等我开门…………
开泥煤的门呦(╯°口°)╯(┴—┴
劳资解了密码机就跑,硬生生从大门冲刺到了后门,图片里唯一一个先跑了的佣兵就是我

【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2〗

*你们这群观众怕不是有毒吧?!
*画风有毒!!【这不是小甜饼注意!!!】
*全员向,主cp杰佣,副cp见tag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07

葬礼中,战场上,疯人院里,晚秋的伦敦桥下的种种痛苦和悲伤,总是在不经意间回溯,就像平滑布料上的褶皱,无法被时间拂去的旧日残渣。

血液的气息,痛苦的悲鸣,哪怕是咔吱作响的电流声也令意识刺痛,无措地落入记忆的海。

战场遗留的废弃品和痛苦人生混合而成的残渣,不能被称之为人的残渣。

温热的血液落下,绽开一路红花,渐渐冰冷的躯体,困意袭来,双生的神明在呼唤他*。

死亡本就是一场无尽的沉眠。

直到,一声枪响打碎神明设下的圈套。


08

他本来是可以留下那个灵魂的,

在雾散之前。

冰冷的利爪已经挥下,只差一点就能贯穿那颗跳动着的心脏,但枪声响起,女人的手没有一丝颤抖,那颗子弹标准的命中了尖锐的凶器,于是手中的猎物被夺走,红色的烟雾中只看见那人重新清醒的眼瞳。

看着他离开,

无能为力。

不,真的是无能为力吗?

名为杰克的恶魔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09

“他到底是什么,奥尔菲斯?”

危险的疑问着,摘下绅士面具的男人像是孤狼一样死死的盯着对面的人,仿佛下一秒就要咬断那脆弱的脖颈般的凶狠。

“如你所见。”

对此,奥尔菲斯只是随意的摊手,毫不在意对方明显不对的神情。

“你在开玩笑吗?!”

骨瓷的茶杯被捏至粉碎,锋利的餐刀擦过人类致命的脖颈,但早已死去的亡灵却连血液也没有渗出。

“那不如你自己去看吧,”奥尔菲斯抬头看着他,“那个孩子签了一个季度。”

“……”

杰克沉默着地注视着他。

明白对方疑问的奥尔菲斯低头看着杯中的茶,难得好心地解释了一句。

“嘛,毕竟那个孩子想要的消息有点费工夫。”


10

这里没有一个正常人,奈布·萨贝达如此确信着。

无论是身为医生的艾米莉小姐,还是身为园丁的艾玛小姐,她们对于生命的态度,都太冷漠了。

“为什么呢,艾米莉小姐?”

奈布如此问道,他本不该问的,探寻他人的秘密是不合适的,但就像是被迷惑了一样,他就这么说出来了。

艾米莉看着那个让她心生好感的孩子,被其他的人,被他自己认定为残渣的孩子,回问道。

“那么,你又为什么要去救他们呢,奈布?”

那孩子对她的问题沉默以对。

“在你到来之前,救赎从未降临。”

艾米莉·戴儿,精灵族的圣树如此说道,像是在诉说一个遥远的诗篇,一个久远到自她诞生之时就已存在的,漫长到延续至今的残酷童谣。


11

“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游戏呢?”

“因为无聊啊。”

如果说生命的尽头是死亡,那么死亡的尽头便是轮回,但哪怕轮回也有尽头,然而她的生命却没有尽头,因为她永远不会迎来死亡,哪怕她的信仰者,那群生命漫长的精灵死去,她仍会存在,与这个世界一同存在。

所以她前来,因为只有这里,她才能,短暂的死(安)亡(眠)。


12

――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哪怕是他的那个人类友人都有着属于人的一面,但只有他,

――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锋利的指刀死死地卡在脆弱的脖颈之间,只需要稍微的一偏,颈侧的动脉就会被割开,鲜红的血液喷溅而出。

但指刀已经无法再近一步了,“Law”化作的的锁链正死死地缠住他,就像身下那个被多处划伤的此刻正一边笑着挑衅,一边咳着血的佣兵说的一样。

“你输了,开膛手杰克先生。”

他输了。

直到那个佣兵出了门才终于抓住他,就像那只愚蠢的狗一样。

看着佣兵破开的兜帽间隐约可见的橘色的猫科动物的耳朵,杰克的耳边仿佛又回响起了疯狂的犬吠声。

那只流浪猫就蹲在灰白的墙上,冷冷地注视着他,明明就是只流浪猫,明明同样是被遗弃的,但那种冷漠的眼神,好像坐在高高的王座上,俯视着他,

一条悲哀的流浪犬。






*希腊神话中,睡神和死神是双生子

END
――――――――――――――
啊哈哈哈,我简直就是在搞事,这写的什么玩意,我不知道
医生身份曝光,是的是的,我的脑洞就是这么大,至于奈布问医生的原因?其实他也没指望能改变对方的想法,都是成年人了,谁还信嘴遁能拯救世界啊?只是简单的对话,毕竟世界观不同,说过之后,该救人的还是救人,该冷漠生命的还是继续冷漠,至于医生对佣兵的好感?生命树对于尊重生命的人的好感罢了,但她本身对生命冷漠

妈耶,匹配水友了解一下,匹配是真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