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味玻璃渣――赶企划中

写文嘛,开心就好
杂食,沉迷文野,fgo

【晴光】三次源赖光嘲讽安倍晴明怎么还没被淹死,一次他被拖下去了〖Ⅰ〗上

*是的,我不仅吃起了邪教cp,我还满脑子沙雕操作

*既然你们知道这是个沙雕文了,那么ooc是无法避免的,同时,官方的剧情请不要带入,至少在这个文里,光总的反派剧本一点都不稳(甚至很傻)

*阿爸本章未出场!!!

*最后一次预警,[人物崩坏]+[捏造剧情]+[自设人物]!!!,接受了往下看






在一切都尚未发生之前,源赖光还未成为日后冷酷的源氏家主,安倍晴明还未成为日后名满京都的阴阳师,甚至连那只被称为梦山之主的小狐狸都还没有登上这场京都的绘卷时,源赖光便一直从父亲的口中知道了那个被传言为‘白狐之子’的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

而那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在当时仅是从父亲口中无意漏出的名字,会在之后,纠缠了他的一生。


不过,那是很久之后的事了,现在还是个孩子的源氏少主对于这个被他从喝醉的父亲口中撬出的名字毫不在意,在脑子里稍微转了一圈便被抛之脑后。

比起莫名其妙的未来可能会压源氏一头的异姓阴阳师,源氏唯一的少主,同样担得上‘天才阴阳师’的名头的源赖光,还是比较关心这一次能不能从自家父亲口中撬出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妹的位置,至于那个少年天才,家族中总会有闲的没事干的人去管的。

反正不论如何,源氏的下一任家主,是源赖光,也只会是源赖光。

不管源满仲在外面有多少孩子,只要家中有人敢提议要捧别的孩子继承家族,别说源赖光,他父亲第一个跳出来怼死那个敢冒头的家臣。

是以源满仲从不会把那些孩子带回家中,既然注定不会拥有名份,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要给予希望。

但源满仲到底也不是什么吝啬之人,虽然不会给予那些女人名份,但也至少确保了她们衣食无忧,只要她们乖乖的。

因此源赖光在一次偷溜出去恰好碰上了那些孩子的一对兄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不过那对兄妹的母亲刚好被与源氏有仇的妖物杀死便是意料之外的事了。


那时那位兄长因为之前保护妹妹的缘故晕了过去,同样不过是个半大孩子的源赖光强撑着自己不算精通的阴阳术,背着晕过去的孩子,带着寡言的女孩躲避着妖物的袭击,撑到了源氏发现少主不见后跑来寻找的人。

事后免不了一阵责骂,打源满仲是下不了手的,但看见并未书信归来的母亲也匆匆赶回的源赖光大抵也是知道自己这次做的过头了。

但即便如此,当他听到父亲要处理掉那对兄妹的时候,还是撑着尚未痊愈的身体,否决了父亲的决定。

那大概是源满仲第一次掌掴自己最为重视的儿子,那大概也是第一次源赖光死也不肯后退,被打的脸都肿了,还是咬牙站着。


――那对兄妹的母亲是因他而死的,是因源氏而死的,同时,也是因妖物而死的。

这个念头,从那时起,便深种在他的脑中。


源满仲看着固执的儿子,无奈地叹气,然而纵使他寻了另处安置那兄妹,却也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告诉源赖光位置的。



因此,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或许是百密总有一疏吧,源赖光终于从父亲口中漏出的一词半语中推测出了那被隐藏极深的位置,当即推开喝得半醉不醒的父亲,驱车亲自前往,气的第二天酒醒发现自己被儿子就这么在厅室晾了一晚的源满仲吹胡子瞪眼地看着心情绝佳的源赖光。

但大抵也是明白这事已经是射出的箭回不了头了,源满仲只好强硬要求儿子陪他参加这次阴阳寮的宴会。

看着平日里最烦这些无谓礼数的儿子无比抗拒却又不得不答应下来的样子,源满仲自觉扳回一成,带着终于能炫耀自家儿子的想法,回去准备了。

而源赖光,轻抚藏在门后的少女柔软的发丝,无声地安慰后,看着榻上仍未苏醒的另一个孩子,目光暗下来,像是漆黑的曜石,从中生出痛苦扭曲的血色荆棘。



三日后,恨不得让自己长在藏书室的源氏少主,被自己父亲从一堆堆的古书中扒出,参加这一次的宴会。

在那里,源赖光遇见了这个仅被他听过一次,便抛之脑后的少年,在他的眼中,被称为‘白狐之子’的阴阳师,有着与他母亲近似的特质。





tbc
――――――――――――
魔改了很多世界观,然而不用担心,光总长大后当然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光总,除了这一章,光总的反派剧本可是超稳的………………emmmm,大概?_(:3」∠)_

关于源满仲的一部分私设
『表面冷漠内心聒噪,人前一脸正气,酒后就会抱着自家孩子哭诉被妻子抛弃的闷骚。』
我知道这个私设很蠢,但这就是个沙雕文,我开心就好啦ヽ(○^㉨^)ノ♪(放心我会圆回来的…………大概)

最后,‘淹死’是有梗的,然而我还没写出来

以及,光总觉得阿爸像自己母亲什么的千万别想的太简单,这个私设的母亲她真不是多么友好的人设,这人设超狂气的,虽然在这个沙雕文里体现不出来,但你敢揣摩那就完了

【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5〗

*‘幕间’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这其实是正经向的,不是小甜饼!!!
*全员向,主cp杰佣,副cp见tag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阅读需知:欺诈组我认了,但厂律厂是不可能的!!厂长律师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21

“日安,亚当斯小姐和…………萨贝达先生?”

沙哑的男声自漆黑的走廊中响起,哒哒的脚步声中,身形消瘦的男人从黑暗中走来,在月光下显露。

那是位身着棕色旧装,深褐色贝雷帽的男人,那张绪着络腮胡的脸上满是被痛苦命运折磨后留下的无法褪去的印记,但他仍有着明亮的眸,宛若溪水般澄澈的碧眸和一只,无光的义眼。



〖克利切·皮尔森,独目的‘慈善家’。〗



与白日所见时以名字代替自我人称不同,此时的男人身上多了一些他熟悉的,曾占据他漫长人生中最为重要的时段的什么。

“日安,皮尔森先生”

――…………日安

寡言的雇佣兵踌躇了一会儿,回道。

克利切向他无声致意,便看向盲目的预言家,他开口,沙哑的烟嗓带着被命运所戏耍的人独有的沧桑。

“你看见瑟维了吗,亚当斯小姐?我找不到他了。”

“今晚花园的昙花开了呢,那来自异国的花真的是极美呢,”海伦娜浅笑着,那双漆黑的瞳中却满是深意“你说是吗,皮尔森先生?”

“是吗,”克利切回道,“多谢了,亚当斯小姐”

说完,他向两人致意,便向着花园走去,经过那带着兜帽的少年身旁时,某种熟悉的气息伴着温热生命的温度传来。

那是烟草的味道,他从未触过,但他无比熟悉,他曾日复一日地嗅到那辛辣且呛人的味道,从身为同伴的某人,那个失去一切的可怜人身上。

他回身望去,清冷的月光从窗外照入深夜的回廊,月光下,男人步履蹒跚的行走着,失去一只眼睛终究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但他的脊骨仍如此挺直,即使是残酷的人生也无法使他弯腰。

――他是谁?

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士兵有着惊人的直觉,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身上明显的违和处。




“……狩魔人”





22

“我知道的,我不应该来这”克利切说道,他叼着一只烟,正翻找着火机。“身为狩魔人会被大部分恶魔仇视,更别说参加这种游戏,在‘Law’的束缚下,缺少道具的狩魔人脆弱的像是刚出生的幼崽。”

他找到了火机,‘啪’,火焰燃起,灼热的火舌舔舐烟草,明灭的火星在褐色的卷烟中闪烁。

“我不相信恶魔,当然,也不相信天使,那些家伙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操蛋。”

他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浓稠的白烟夹杂着呛人的尼古丁的气味,遮住了那张沧桑的脸,他的语气里是满满的不屑。



〖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成为一名无神论者。〗



“瑟维说,那是一份礼物,但我觉得这更像是一场诅咒。我曾想过是不是没有了这双眼,就不会再那些该死的幻觉。”克利切注视着虚空中的某处,那块无光的晶体生硬地嵌在空洞的,漆黑的义眼,某件事后留下的纪念品之一。

“但总要有人去拉他一把,其他人我可以不管,但必须拉住他才行。”

他叹道,碧色的眸中蕴满了某种情绪,像是蜘蛛的丝一样,紧紧地缠住这个本可以可悲,如同戏剧般荒诞人生的人。



〖他本可以逃离这诅咒的,如果不是这操蛋的世界的话。〗



瑟维·勒·罗伊,被恶魔欺骗的可悲灵魂,他的友人,他的‘命运’。

他每夜每夜的寻找着友人的灵魂,去拉住他,将他带回。

哪怕那灵魂早已迷失,,哪怕那人早已认不出他。

“克利切会拉住瑟维的。”

月光下的花园,棕发的男人向着那个只有他能看见的苍白灵魂伸出手,笑着。

“瑟维,克利切来接你了。”



一只冰冷苍白的手握住了那人温热的手。





23

“日安,亚当斯小姐。”

“日安,莱利先生。”

满脸倦态的男人向着海伦娜打了个招呼。

少女曲膝,身后的少年打量着深夜未眠的人。

身为上等人的律师先生身着一身整齐的黑西装,胸前别着一朵纯白的花,棕色的发丝没有像往日那样用发胶系数抹到脑后,而是散乱地披在前额,苍白的脸,青灰的眼袋,给人一种脆弱感。

他很瘦,伸出的手腕细的吓人。

从他的身上,少年能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夹杂着花的清香,露水的冰冷。

――他去了墓地。

奈布意识到。

海伦娜像是听见了他心里想的一样,开口叫住已经转身离开的人。

“你去了谁的墓吗,莱利先生?”

弗雷德 的身影顿住,沉默了一会儿,低沉的嗓音才伴着夜风传来。




“不过是一位,早已离去的故人罢了。”





24

“那是个暴风雨的夜晚,磅礴的暴雨冲刷着大地,她顶着这样的大雨,敲响了我的门。”

弗雷德回忆着,他的目光扫过书桌上倒扣的相框,目光中溢满了悲伤。

“她向我展示了那些伤痕,火焰燃烧后的灼伤,漆黑的伤疤像是荆棘一般缠绕在纤细的手腕上,身上,但不仅仅是外伤,她咳出一口血后惨笑着告诉我,她的器官同样衰竭严重,已经时日不多了。”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扫向书架上那个带锁的盒子,那里面曾有两份诊断报告,现在其中一份已经随着友人永远沉睡在坟墓之下,而另一份也曾伴随着他的死亡被带入坟墓。

“她哭着求我帮她,”他回忆着,语气下意识地放轻,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暴雨的夜晚,而那个可怜的人哭得凄惨,她的生命如风中的残烛,摇摇欲坠,但当她提起她的丈夫,与年幼的女儿时,眼睛是那样的明亮,像是夜空中的流星般璀璨。



“她爱他,毫无疑问,”弗雷德叹息,湖蓝的瞳中漾出一圈圈涟漪,几乎落下泪来,“但她快死了,她没办法继续陪伴他了,她甚至还会使他悲伤,抱着痛苦度过剩下几近无限的日子。”

“所以我答应了,答应了那个简陋的,‘友人与妻子私奔’的计划。”



“最初三年,里奥拒绝相信,把自己封闭在工厂里,试图以工作麻痹自己,”他回想着当时弥留之际的自己通过报纸了解对方的动态,“最后一年才刚反应过来一样,疯狂地寻找我们,但直到我死时,他也没有找到。”他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平复心情,等到嗓音不再颤抖后,他才复又开口。

“她在四年前‘私奔’后几天就去世了,抱着一半的秘密在地下永眠,我的身体那时也崩溃得差不多了,却还是撑了整整四年,处理好了一切后才带着秘密死去。”

“这之后我就来到了这里,我自认不是个好人,而且还犯了罪,来到这里也是活该吧。”

他无奈地笑着,便不再言语了,但那双湖蓝的瞳中却没有一丝悔恨,在这个不再有死亡的世界里,他仍将保持缄默,直至化为灰烬。




〖他从不后悔所做的一切,哪怕为此坠入地狱也再所不惜。〗





25

海伦娜推开门,安静地躺在床上的少年仿佛睡着了一样安详,狰狞的伤口已经被清洗过,扎上了洁白的绷带,除了失血过多造成的苍白外,没有任何异样。

于是除她以外,没有人知道这个灵魂曾离开过,踏上独自一人绝不回头的道路,并被她拉回。

那双漆黑的眼扫过少年身上缠着的绷带,沉默着。

那些被遮掩在绷带下的伤口,狰狞的,扭曲的,难以抹去的,贯穿了他的一生,并且也将永远陪伴下去,直至他终于闭上眼,在冰冷的墓碑下沉睡。





26

“海伦娜。”卧室的门悄悄开了一条缝,门后的少女胆怯地探出头,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一样可怜地望着她。

“怎么了吗,特蕾西?”

“我又感觉到了,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少女轻声地说着,下意识地拉住对方的衣袖,向着照不见月光的地方走去,试图藏起自己。

“我知道了,”海伦娜轻抚少女柔软的额发,怜惜地注视着她,“等一下好么?”

“嗯”

“哒”

盲杖轻敲地面,无形的声波以两人为中心扩散,阻挡了一切窥视。

“好了,去睡吧。”

“嗯”




漆黑的房中,女人看着手中重归混沌的水晶球,无声地叹息。








ps:预言家不能直接将看见的说出来,否则会陷入预言的怪圈




tbc
――――――――――――
存稿,消耗殆尽,下一次什么时候更新我也不知道
卡文啦,卡文啦,总字数快过万了(7000多),我上一篇快过万的是哪篇来着?(不管是哪篇,反正一定没完结就对了)
欢迎捉虫啊,近两千的字打下来我已经不想再自己找错别字了,大脑缺氧ing,每次写完都感觉要窒息了一样,完全想象不来日更上万的作者的感受(都是大佬.jpg)
这文,已经彻底成了自娱自乐的产物了呢,嘛,反正没人看,我开心就好啦(彻底放飞自我,写文嘛,开心就好啦)ヽ(○^㉨^)ノ♪


预告:‘没有得到救赎的,截然不同的两人’


更新时间:看心情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

【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4〗

*‘幕间’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这其实是正经向的,不是小甜饼!!!
*全员向,主cp杰佣,副cp见tag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18

“哒”

盲杖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响起,月光洒下,映出一片幽蓝。

“哒”

目盲的预言家小姐轻敲盲杖,行走在空荡的回廊中,无数的光影于她眼前闪过,或辉煌,或残破,或喜悦,或悲伤,那双漆黑的眼中流过无尽的时光,逝去无数的岁月,新生,受洗,婚礼,死亡,都在那双深渊般无光的瞳中消逝。

“哒”

所有的结局早已在最初便埋下伏笔,命运看似由无数的线组成,但却唯有一丝贯穿始终,轻轻一拉,那无常的命运便全线崩溃。

“哒”

那一丝细线由一声枪响引出,以一封黑信结尾。

“哒”

回廊快至尽头,海伦娜停下脚步,向正以如鹰般锐利的目光打量她的‘人’屈膝。

“日安,萨贝达先生。”



19

“我这里不会有你想要的答案的,Jack”

隐藏在黑纱后的预言家如此说道,蜘蛛的足矛安静地束在身后,收敛了往日的疯狂,女人身边的气息孤寂到凄凉。

瓦尔莱塔,曾经为人的预言家,命运之网上编织的蜘蛛――‘卡珊德拉’。

“咔”

锋利的刀刃贴着纤细的脖颈飞过,深深地扎入大理石的墙壁,瓦尔莱塔的脸上不见一丝动容。

若她仍为人类,那么便是在脖颈留下一道小小的伤痕便足以要了她的命。

但她早已成为不老不死的怪物,哪怕脑袋掉了也可以再装上去的怪物,脖颈上的伤口于她而言不再象征死亡这件事,杰克应该是知道的。

――是的,他本应该是知道的。

瓦尔莱塔悲悯地看着面前的友人,自诩绅士的友人,毫不在乎地穿着像在血池里泡过,红得近乎漆黑的燕尾服,对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视而不见,连指刀也没来得及摘下,一身狼狈地向她寻求答案。

――她的友人啊。

“离开吧,你所寻求的答案是不会在我这里的。”

她所做的,皆是毁灭,自身的毁灭,世界的消逝,星河的陨落,不论世人是否相信她的预言,灾难都会如约而至,因那是诅咒,流淌于她血脉中的预知,被诅咒的灾难之源。

男人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注视着她,最终在她难得的执着中放弃,一言不发地离开。

她看着手中晶球里群星闪烁,星图陨落,沉默不语。

她也曾天真地不愿相信,笑说那不过是恰巧的相遇,直到灾难如约而至。

“特蕾西”


若我执着于预知,命运便永不会将你送来我的身边,若我放弃预知,我便再寻不到你的身影。

那‘诅咒’时至今日依然化作丝线,一点一点扼住她的咽喉。



20

盲女自称海伦娜·亚当斯。

盲杖轻敲地面,“哒哒”的轻响中,少女如履平地般以完全不像是一个盲者应有的姿态轻巧的行走着。

“我确实是盲人,萨贝达先生,”海伦娜像是能听见他的想法一样,回道,“我只是能‘看见’,下一步落下的地面,窗外将飞的乌鸦,哦,对了,小心那个花瓶。”

“扑啦”

奈布警觉地望去,窗外,一只乌鸦扑闪着漆黑的羽翼飞过。

“咯啦”

他回头看去,眼神一凝,一只花瓶因他刚刚的动作带起的风而不稳地摇晃着。

没有破碎的声音响起。

海伦娜浅笑。

“看来你接住它了。”

奈布轻轻将手中的花瓶放回,不似人的竖瞳像是盯上猎物的猎人一样注视着她,下意识地弯曲膝盖,只待对方有一点异动便快速跳起。

――你是谁?

“如你所见”

少女回身,那如墨的瞳中闪过时间的鎏金,星光摇曳,却又被深渊所吞噬。

――......预言者

深夜的回廊重归寂静,这一次,连盲杖轻敲地面的声音也再没有响起。






TBC
――――――――――――
久违的更新,昨天终于把键盘修好了,不然大概还是要窗_(:3」∠)_
手稿‘不幸的人’还有一部分,因为是全员向,所以之后‘不幸的人’的部分会很多
之后会把手里现有的手稿发完,然后考虑接下来怎么写(emmmm,其实有大纲,但连不起来)
最后,请和我默念三遍“大家都是小天使!”
确认已被洗脑后再去看后文,后文人物关系全部重新洗牌,接受不了的直接弃了吧

被B萌刷爆头条了解一下

顺路去了B萌的日本区,然后…………

emmmm,这种选角是什么鬼?!!Σ(゚д゚;)

虽然今年各种fate系列作品频出,但你用得着这样对待fgo吗?!

全部六个人里面只有四个能看?!!

职员A,职员B…………

emmmm,官方为了找人出来也是很拼了

【杰佣】他的玫瑰花蕾

*《超火爆真人秀??!》番外,当普通文看也行
*BE结局,是刀子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现在,他的玫瑰花蕾枯萎了]


盲目的预言家收到了一封镶着黑边的信,一封邀请函,通往一场葬礼。

她出席了这场葬礼,由死者生前友人主持的,庄园的葬礼。

那位友人名为玛尔塔·贝坦菲尔,那位死者名为,

奈布·萨贝达。



举行葬礼的那天下着雨,淅沥的雨滴敲在撑开的黑伞上,打在绽放的玫瑰娇嫩的花瓣上,落在那张远称不上青年的稚嫩的脸上。沉重的黑云掩去了太阳的光华,身着黑衣的人们无声地悼念着。纯白的花从漆黑的枝头坠落,在墓碑前碎成一地洁白,而后被雨水频繁的冲刷直至碾进黑红的泥土,再也不分彼此。

手捧花束的女孩无措地站在棺木前,神色迷茫地哭泣着,称得上‘杀人凶手’的身份让她的出现显得如此突兀,但没有人怪她,就连玛尔塔也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用手怕轻柔拭去孩子眼中那些包含着她还无法理解的情感的泪水。没有人会怪她,因为那是亡者的愿望,那是名为奈布·萨贝达的亡者的愿望。




――我想快些离世,并且,永远不再回来。*



尚且留在庄园里的人们都出席了这场葬礼,除了一人,虽然他们邀请了他,那日的身影太过疯狂,失去理智的男人不顾一切地挥动指刃,让本以为他们不过是泛泛之交的人们大吃一惊,耗费了许久才拦下那向着女孩颈间挥去的刀刃。

于是,直至祷告结束,棺木下葬,那人还是未至。

宾客四散,在冰冷的夜雨中离开,唯有海伦娜静静地站在墓园满是锈迹的门外,她无光的瞳孔茫茫地落在虚空中的一点,像在看着什么无以名状的东西,传说,神明,或是,




命运。



雨,渐停,厚重的云层仍压在苍穹之上,没有一丝光芒从中漏出。白雾,不知何时笼罩了这片叹息之地,没有歌声响起,浓稠的近似液体的雾中寂静无声,唯有苦涩到令人落泪的可可味,还有,一束玫瑰花的,‘悼念’。

预言家无神的眼落下来,准确地找到了自雾中出现的人。

那迟来的人自雾中显现,黑色的西装,黑色的礼帽,漆黑细碎的发丝下,绯红的瞳宛若深潭般幽深,那样寂寥,面具后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如此令人惊心动魄的悲伤。

他缓缓地放下手中的玫瑰花蕾,他的爱情,他的生命,他的,一半灵魂。

悲伤如潮水,一点一点地将他淹没,溺亡。他的一半灵魂随着那人在冰冷的墓碑下沉眠,他抱着仅剩的一半灵魂在早已封闭的墓穴外撕心裂肺地哭泣,一个人铭记灵魂被生生撕裂地疼痛。




海伦娜无声地叹息。



那男人曾不顾一切地挽留,不要命地尝试一切能够抓住那人的方法,但他一败涂地。

因那少年的痛苦,如此安静,却又如此彻底,如此坚决。

他清楚地记得他所看见的一切,那些不断呻吟的人们,那些彻夜哭泣痛苦死去的孩子们。谁亲身体验了世界的痛苦,他就不可能在人所意愿的意义上是幸福的。在满足和愉快的时候,他不能无拘无束地享受快乐,因为那里有他共同体验的痛苦。那痛苦如阴影般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并越来越大,直至吞噬生命。*

而那人,杰克,对此无能为力,他无法抹去那阴霾般的痛苦,他甚至无法放开他的手,只能无措地看着他的玫瑰花蕾早早地枯萎,娇嫩的花瓣干枯失水,最后碾落成灰。



“那是抓不住的人。”

轻柔地叹息,身着东洋服饰的女人无声地前来。她漆黑的眸中清醒忧伤,悲哀地看着墓碑前的男人,又想是在透过他看谁,看一个身着嫁衣一脸癫狂却又难掩悲伤的女人。命运是如此地偏爱悲剧,皆大欢喜的结局早已腻烦,唯有悲剧足以铭记。

或许从战场上回来的人都是那样吧,满身伤痕,却又自由地,像是苍穹之上的鹰,风聚集在他们的身边,他们看见的是死亡之下的生命,幸存后的悲伤,痛苦如阴霾,如影随形,附在那些伤痕上,难以愈合。

早该进坟墓的亡灵是抓不住鹰的。怪物也是抓不住的,或许人类可以,但来不及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亡灵关上门,那时钟便停摆,他关上窗,阳光便照不进来,蛛网于此缠绕,灰尘于此堆积,老鼠啃噬早已腐烂的蛋糕。他不听,不看,抱着衰竭的心看着桌上被蛛网层层遮盖,掩去光芒的盒中,那朵枯萎的玫瑰花蕾。*

预言家轻叹,合上眼,命运的帷幕于此处落下。

阳光破开层层的阴云。

只留下一缕阳光,一座墓碑,和一束枯萎的玫瑰花蕾。


[现在,他的玫瑰花蕾凋零了]





*来源弗里达·卡罗的传记电影《弗里达》,但和原台词内涵意思不同,请不要带着对本文此句的理解,去看原电影

*摘自某作者的文章,但我实在找不到原处了,非原创,注意下

*描写原型来源查尔斯·狄更斯《远大前程》

END
――――――――――
报社产物,非常ooc
明明是杰佣双人,结果疯狂吹奈布?!我要想想正文的奈布主场要怎么吹了_(:3」∠)_

‘他们无法对他人的痛苦视而不见,总是无意间背负起他人的生死,将本不属于自己的生命背负起,像是背着无形的十字架,但生命的本能便是踏着其他生命的骨骸存活,所以他们注定永远沉沦于痛苦的海。’

BE至极的设定,鬼知道正文要怎么HE呦……(/TДT)/

附带解释一下
玫瑰花蕾指的是爱情,和杰克人类的一部分,我将‘拯救的希望’交给人类,但不到最后谁知道会怎么样呢(究极人类吹,已经没救)( ´_ゝ`)

以及,女孩,原创人物,戏份不多,但挺重要的(可以说决定了最后的结局走向)

今天打了一下午,被水友,黄衣,新地图折腾到怀疑到底是自己菜还是队友坑,天杀的,输了一下午了啊!!!

然后,就在我气到快要放弃,准备退游的
时候,被,这只白纹杰克,治愈了!

啊啊啊啊杰佣超级棒,我还可以再吹50年!!!

我,原地爆炸,螺旋式飞升中

我个懒癌晚期为什么要手贱更新?!!

新版本怎么样,各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眼睛疼 : )

反正我是去找旧版了

再顺手更新我就是个螺旋飞机杯 : )

终于做完了啊啊啊,从上一周开始肝,昨天终于结束了,可以准备更文了(抱歉弧了两周,推演没做完总感觉自己时刻要ooc╤_╤)

#占tag抱歉
大概问下,我最近想把把《【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这篇文重修一下,因为现在的写法有点像在写大纲,有很多地方其实都没有更深入刻画。
稍微问下有小天使想要看吗?如果有热度过50我就重修,之后的文风大概会是比较正经的那种,标题也会改一下(虽然我很喜欢玩题不对文)
如果没过50的话,我就继续现在的写法接着更,可能几年后会拿出来重修,也可能不会

【第五人格】有病的制作组+没吃药的玩家=超火爆真人秀??!〖3〗

*没有得到救赎的,截然不同的两人
*画风有毒!!不是小甜饼〖注意〗!!!!
*全员向,主cp杰佣,副cp见tag
*本章杰克主场,奈布未出现!!!
*平行pero,ooc,ooc,ooc注意!!!







13

他曾长久的沉沦在梦中,名为“开膛手”的梦,未知来历,没有过去,笼罩在伦敦的雾,悄无声息扼住脆弱的咽喉。

浓稠的灰,从最暗的地方蔓延,顺着气管来到这座城市的心脏,蜘蛛用它们作丝,密密麻麻的网盘踞于此,直到噩梦来袭,谁也没有发现那些光辉与荣光下的危险。

而后直至1965年那场最后的葬礼,随着剧毒的浓雾一起逝去的还有一个帝国最后的辉煌,那用血塑造的荣冠为举世的黑暗陪葬。

雾霾散去,普鲁托永远失去他的库内埃。

但他仍是永生者,毒雾伴随他在世间游荡七十七年后,他依旧在人类史的暗处徘徊,作为一个隐匿者,无人可知者,历史的空洞,不知来处,未知归处的,怪物。




14

人类在梦中长眠,怪物在人间肆虐,直到钟声响起,从梦中惊醒,流浪犬瑟缩的身影渐渐凝实,杰克才从那只猫居高临下不屑地蓝瞳中,看到自己,肮脏的,占满血迹的,可悲的,被遗弃的,

从死去的妓女子宫里爬出来的,怪物。

这双在日后会沾满无数血迹的手,最先剖开的,是自己母亲的子宫,从死去的尸体中爬出,温热的血液渐渐干涸,一点一点失去温度,而后,被一双粗糙的手带走。

贫穷的医生捡走了这个从死去母亲的腹中爬出的孩子。

但他想要的却是,一件怪物的标本。




15

他并不是完全的人类,也不是完全的怪物,疯狂的医生想要一件怪物的标本来证实自己的研究,但幼年的他却长的与一般的人类并无二样,除了那双冰冷的金瞳,蛇类阴冷的竖瞳。

疯狂的人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饥饿,寒冷,疼痛与黑暗,如影随形,像是流浪犬一样东奔西跑,瑟缩在发霉的墙角,瘦骨嶙峋的手臂无力地环住双膝。

就算如此,他还是长大了,在一日复一日死亡边缘的徘徊中,在生与死的天平中,直到陷入癫狂的人诱哄着向他伸出了手。

冰冷的刀锋划过,鲜血喷溅。

那一天,鲜红充斥了他的一切。




16

灰蒙蒙的天,灰白色的墙,今后将会陪伴他度过漫长生涯的浓雾中,他被送往了孤儿院,凶狠的犬类(下等人)露出了獠牙,咆哮着恐吓一切靠近的生命,然而那不过是掩饰弱小的伪装,猫(上等人)仍高高在上的嗤笑着,戏谑地看着他。

于是他学会伪装,装作猫类(上等人)的优雅,耐心地狩猎,然而当刀落下时,犬类(下等人)的獠牙又会露出,粗鲁地撕开猎物的腹部,留下凄惨的尸体。

他是如此的厌恶犬类(下等人),因他们的粗鲁,因他们的粗俗,因他们是他。




17

然而现在一切伪装都打破了,因那野猫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不屑地撇嘴,仿佛那只是一缕灰尘。




于是猫依旧是猫(上等人?),流浪犬,也终归只是犬(下等人?)罢了。







TBC
――――――――――
写到脑壳炸裂系列,好了这两个人没救了,等着BE吧(等等?!!)
‘13’里面加了非常多的梗,解释一下,1952年伦敦毒雾事件,1965年的葬礼是指丘吉尔的葬礼,同年伦敦毒雾事件彻底杜绝。
普鲁托是古罗马概念中的冥王(等同于哈迪斯),库内埃是他的头盔,有隐身能力
七十七年是从1988年(开膛手杰克第一次凶杀)到了1965年伦敦毒雾事件杜绝
‘无人可知者’,开膛手杰克事件直至最后也没有找出凶手
ps:“14”第一段,杰克是混血,人类和知名不具的生物的混血,人类和流浪犬指的是童年的事,怪物是成年后的开膛手,人类的部分沉眠不醒,流浪犬的形象虚化是指他对过去的事刻意视而不见
从死去妓女腹中爬出这个,是真·剖开腹部爬出来。
在杰克的概念中,猫是上等人,狗是下等人,但‘17’里面的‘?’不是笔误,如果能猜到代指的到底是什么的话,会加更(感觉没人会猜。。。。)
感谢你看到这里